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长安七日 > 章 回 七

章 回 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杜先生话音刚落,李天然当即拍案而起,怒不可遏道:“简直一派胡言,阿郎安能行如此之事?说句不该说的,像杨昭这厮,平日里作恶多端,阿郎若是有心处置,以他的性情至多杀他一人,又怎会屠其满门!”
  杜先生听罢,连忙一摆手示意其低声一些。李天然至此也觉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又坐回了位子之上,继续说道:“杜先生,此事绝不是阿郎所为,昨天夜里,阿郎醉酒,吾与家兄就在阿郎门外守了整整一夜,阿郎寸步未离,吾等可以作证!”
  杜先生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太白兄的为人吾还不会知吗?不用汝二人为证,吾自也是相信,可。。。那朝堂之上的右相会信吗?此案交由大理寺审理那定是凶多吉少!”
  正在此时,一旁的李伯禽突然捂着胸口咳了一声,李天然连忙关切地问道:“阿兄,刚才的伤还没好吗?”
  李伯禽顺了一口气,轻声答道:“无碍,只是没想到这厮如此厉害,一招就能将吾打成这样。”
  杜先生听罢连忙也望向了李伯禽,问道:“明月奴,汝也受伤了?是何人所为?”
  李伯禽望了杜先生一眼,答道:“不知道,就是。。。一个高手吧。”
  李伯禽的话把杜先生说得更是云里雾里,李天然见状连忙接过了话,把自己的遭遇大致说了一遍,说到那个突然闯入的白影时,李天然连忙把头转向了李伯禽,问道:“阿兄,刚才情急,我都忘记问了,那人的面目汝可曾看清?”
  李伯禽努力的回忆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答道:“那人。。。带了一个很奇怪的面具,连头发都是裹得严严实实,吾。。。不曾看清,而且那人速度奇怪,一击之后迅速转身就走了。。。”
  “奇怪的面具?”杜先生不禁喃喃道。
  李伯禽点了点头,答道:“那面具确实诡异,全是白色的,什么都没有,只是面具上方眼睛位置留有两个小圆孔。”
  杜先生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缓缓说道:“能在顷刻间将汝击伤,的确非等闲之辈,那依汝之见,此人武功与太白兄相较如何?”
  李伯禽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答道:“不瞒杜先生,之前吾从未见过阿郎真正动手,平常人与阿郎较量,一般不超过两、三个回合已是败下阵来,直到今日阿郎与那个。。。高将军交手,吾才得见他的真正实力,不过。。。从他二人交手情况和今日击我那人来看。。。似乎武功更在阿郎之上!”
  “什么!!”杜先生大感震惊,手中的茶杯险些跌落到地上,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缓了一会儿,这才再次说道:“这世间居然还有人的武功在汝阿郎之上,那。。。会是何人?万一此人非友是敌,那。。。可如何是好?”
  杜先生这么一问,李伯禽自是不知如何应答,李天然接话道:“今日之事吾也在场,以吾之见,那人的目标好像并非针对我们,只是救走那个小乞丐而已,要不然以他的身手,杀死吾兄弟二人应是。。。不难!”
  “希望。。。如此吧!”杜先生无奈地叹道,他望了一眼李天然,继续开口道:“汝说那个小乞丐害你上了囚车,最后又用计救了你,以你只见,这又是为何?”
  李天然略微思索,然后答道:“具体的晚辈也不清楚,不过那个小乞丐的目标应是明确的,就是盗得杨德府上的宝物,但目前吾等并不知宝物是何物。至于救我,应是我之前放过她一马,心生怜悯而已。”
  杜先生捋了捋胡须,没再答话,应是也赞同李天然的判断。李天然见杜先生未答话,于是率先开口道:“杜先生,吾现在也是戴罪之身,真凶落网之前吾恐怕也是难以洗清冤屈,故想让您帮一个忙,不知是否应允?”
  杜先生望向了李天然,语气肯定地答道:“但说无妨,只要是杜某能办到的,绝不含糊!”
  李天然得到肯定后,于是答道:“吾想前往杨昭府上调查满门被屠一案,为家父洗清冤屈!”
  “这。。。这恐怕有些难办!”杜先生不免显得一脸为难。
  李天然顿时心生急切,连忙说道:“这是洗清阿郎冤屈的唯一办法,还望杜先生相助!”
  杜先生轻轻摇了摇头,应道:“小侄儿误会了,并非杜某不愿相助,只是这大理寺乃右相所辖,况且汝也是戴罪之身,如何能够轻易进入查案?除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