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 一百一十三章 眼波无限柔情流转

一百一十三章 眼波无限柔情流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管家大叔,你安排。告诉厨房煮些补血的食物给那孩。"
  
      "小姐放心,老奴都安排好了。不会亏待了村里的人!"
  
      这时,夺命七提着药箱从屋里急急走来。一把拉住凤飞扬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
  
      "凤儿快走,府里出事了。"凤飞扬冲着老管家挥挥手,和夺命七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清韵雅院里卧房里,夺命七放下药箱一把搂住凤飞扬。下巴放在她肩上,久久不愿说话。
  
      凤飞扬感受到他在犹豫、在隐忍。伸出双手环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头在他胸前蹭了蹭,仰头轻声问道。
  
      "渊,府里出什么事了?说出来多一个人分担,说不准我还能帮上你的忙哟!"说完还在他腋窝下挠了挠,一脸坏笑。
  
      夺命七忍不住大笑起来,低头吻了吻凤飞扬的额头。眼眸中波光潋滟,是啊!这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有凤儿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天堂。调整好情绪的他声音轻快、低声笑道。
  
      "其实也没什么!府中人接到宫中邀请宫宴的帖子。'夺命七说得风轻云淡,好像刚才情绪低落的是别人-般。
  
      凤飞扬一愣,原来如此啊!于是正色问道。
  
      "渊,这个宫宴不一般吧!否则你也不是那样的表情了。"凤飞杨抿唇一笑,春风满面。
  
      "就你精明,当然不是普通的宫宴。平城守将上官甲进京述职,则一。太子私库失窃,则二。皇后怀疑,想安排眼线进康王府,这才是重中之重。"夺命七揉了揉凤飞为头顶,心中一片宁静。
  
      "原来如此!那你在担心什么?皇后没证据证明是咱们偷的东西。不对,她怀疑了,她要给你赐婚。"凤飞扬猛地一惊。古代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安插眼线,那就是赐婚。
  
      这怎么行?老子的人也敢动?今晚就去把她毒死了,看谁敢……?
  
      夺命七见凤飞扬阴测测的笑容,心想皇后要倒霉了!这个权倾朝野的女人也该是还债的时间了。凤儿把自己护得那么紧,心里甜死了。
  
      "凤儿放心,她还不配给本王赐婚。"
  
      "那你担个神马心?放心赴宴去。"凤飞扬挥挥手,示意夺命七快走,晚了怕赶不上宴会。
  
      夺命七快哭了。他的凤儿有些事精明,有些事筒直迷糊透顶。朝堂上的事环环相扣,那有这么筒单。看来不揉碎了说,她是不清楚这事的严重性!
  
      "凤儿,我来问你。明面上本王是什么身份?"
  
      "少年战神康王爷。不对,是快死翘翘的康王爷,还是贫困潦倒的康王爷。"凤飞扬偷笑,她乐死了。康王府处境明面上可不是这样吗?
  
      夺命七一把拉过凤飞扬,顺手撕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那张面若冠玉俊美无双的脸庞,双手捧起凤飞扬的脸颊。眼波无限柔情流转,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粉嫩的脸颊上。低醇的男音魅惑之极。
  
      "嗯!快死翘翘的康王。你看我是不是快死翘翘了。"夺命七把凤飞扬拦腰抱到床上,雨点般的吻落在她粉嫩的脸颊上,翘鼻上,水润的嫩唇上。用微凉的舌撬开贝齿,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甜美气息,用力地追逐那俏皮的馨香小舌。
  
      凤飞扬本能地回应着这个内心柔软的大男孩,俏皮小舌反客为主。用力地吮吸着那如果冻般微凉的唇舌,夺命七腹下一紧,他那受得了这样的柔情蜜意呀心神荡漾!那处已抬头挺胸了。在凤飞扬大腿处蠢蠢欲动,大有提枪上阵的架式。
  
      凤飞扬大惊,这具身体还未发育成熟。都怪自己一时忍不住这亲吻的美好,撩拨了这只老虎。
  
      "渊渊渊,你不能这样。咱们还有正事没办呢!放开我、快起来。"凤飞扬手脚并用想推开这个俊面绯红星目含春的疯狂男人。
  
      "小坏蛋,放火又不灭火,太坏了!看爷今天怎么治你。"夺命七把凤飞扬压在身下纵情地亲吻她的唇舌,却没有再一步动作。过了良久,那低醇好听的男音才缓缓道。
  
      "凤儿凤儿,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快快长大吧!等到洞房花烛夜,看爷不把你拆骨入腹。"夺命七眼中是满满的宠溺。
  
      "好吧好吧!我错了,下次不撩了你。咱们接说正事啊!"凤飞扬心里才不是这么想的。不撩,才怪。谁让你没事长这么好看来的,尤其是那菱形的饱满唇,软软的、凉凉的、简直和吃果冻的感觉一样,实在是爱死了!
  
      "凤儿,你可有什么好办会一次绝了那些人以夫人小妾的身份在本王身边安插眼线?"平复了好久的夺命七轻声问怀里的小人儿。心里直打鼓,他怕这个情感单纯的小人儿接受不了,伤心难过。
  
      "这事呀!简单。"凤飞扬一乐,巧妙挣脱夺命七的怀抱,叉腰站在他面前,大声道。
  
      "渊,我问你个问题,你以本心回答。"
  
      "好。"夺命七立马坐正,一幅好学生的模样,可把凤飞扬笑喷了。这家伙还真是、真是令人无语呢!
  
      "不准笑,有事问事。时辰不早了,在过会宫宴要开始了。"夺命七假装生气,虎着脸做床沿上。
  
      "好吧!如果你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你愿把她嫁一个没钱没权又随时会死的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