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 一百三十八章 王爷,你就娶了落梅吧!

一百三十八章 王爷,你就娶了落梅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上官小姐,本王不认识。赶出去!”话音刚落又激烈咳了起来。‘噗’中喷出一大口鲜血,把被子染红一大片。这可把老管家吓坏了!
  
      这时,屋外传来一个哄亮的声音。
  
      “孽障,上官家的脸都让你丢光了。还不随我回去?”门被大力推开,闯进一个魁梧的四旬大汉。这可不是上官将军上官甲么!
  
      上官甲进入康王卧屋的那一刹那,突然觉得寒冷异常,外面一身汗的自己立马冻得汗毛倒立、浑身打颤。这是要冻死人啊!女儿难道感觉不到寒冷吗?上次冻病现在才好转呀!又跑来作死。
  
      望着床上不断吐血的康王,上官甲心里是五味杂陈。昔日年少前途无量的少年战神就这样被宫斗毁了,结局这真让不寒而栗呀!
  
      “王爷,老臣这就把人领走。唐突之处,请王爷海涵。”
  
      躺在床上的康王无力地点点头,把那双深邃的眸子缓缓闭上了。
  
      上官甲拱手告退,上前去拉女儿上官落梅。
  
      “我不!”上官落梅大吼一声甩开上官甲的手。猛地扑到康王床前大哭起来。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打湿了胸前的衣裳。哽咽道。
  
      “王爷,落梅对你的心意在你入城时就,你生病我守了七日;你出征我日夜为你祈祷担心,难道这些你都感受不到吗?”上官落梅放声大哭,哪里还有半点将军女儿的修养!简直连街边卖菜大婶的女儿都不如。
  
      上官甲脸黑如锅底,他没想到女儿小小年纪就有了那种心思,真是丢人呐!
  
      床上的康王只是微微睁开眼眸,尔后又无力地闭上了。他现能怎么样?
  
      躲在密室中的慕子强不停点头。的确,十五岁的少年战神谁不喜欢。俊美非凡、权高位重前途无量,估计尚都老到八十岁小到十岁的女人都喜欢他们家主子。多一个上官落梅也不算啥!
  
      “王爷。”为了证明自己爱康王并且不怕冷。上官落梅伸手去拉康王的被子,被冻得脸色发青。手,也被冻伤了!
  
      “回、吧,上、上、上官小姐。本王是、是个没有未来的人,今生怕是要、估负你的好意了!”康王说话断断续续,嘴角的血不停往外溢出。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心里发怵。
  
      慕叔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泪,使劲把老眼揉得通红。
  
      “爷,你别说话了!身子要紧,身子要紧呀!”说话同时不着痕迹地把上官落梅挤开了,他可不能让人碰到爷的身体!
  
      “不不,王爷。落梅从小就喜欢你,至从你生病以来。我没有一天不担心的,爹也令人到处打探名医,这些年从未间断过。王爷,你就娶了落梅吧!”上官落梅越说越离谱,像个恨嫁的老姑娘似的。
  
      这可把她爹上官甲气疯了!一巴掌烀在上官落梅脸上。大骂道。
  
      “你个孽女,胡说什么?本将军什么时候派人去寻名医了,实话告诉你吧!就连这些年你送往尚都送哪些东西都被本将军扣下了。”上官将军这话说得很明白了,他不同意女儿这种做法。如果康王身体健康权势也在他肯定支持,可现在是不可能了!
  
      “爹,我喜欢王爷。从小就喜欢,难道你不知吗?”上官落梅听说自己为王爷准备的东西被爹私自扣下,心里甭提多愤怒了!对着上官甲大喊,把康王的屡次拒绝归靠于她爹的私自行为。
  
      被子里的康王热得不行,希望早点打法了这对厚脸皮父女。
  
      上官甲不愧为坚守边城的大将军,立马找到阵结所在。抱拳揖礼向床上快要咽气的康王道。
  
      “王爷恕罪,老臣可以向王爷提几个问题么?”、
  
      这时上官落梅也不哭泣了!她也想知道爹会向王爷提什么样的问题?
  
      “将军请、请、问。”康王忍住不适缓缓开口,苍白的脸庞上无一点血色。看上去好像随时要去天堂喝茶了!
  
      “假如王爷身体没有报恙?可曾喜欢过小女?”上官中这话问得绝呀!就差直说了。王爷是不是生病没希望了才拒绝娶女儿,如果这样的话说明王爷对女儿有感情;如果不是,也好让女儿死心。自己在尚都王公贵族中为女儿谋一门好亲事。
  
      康王苍白的俊郎上平静无波,喘息了好久!才缓缓道。
  
      “本王从来、从来没有喜欢过上官小姐。从前没有,现在更没有,将来若本王侥幸不死,亦不会喜欢上官小姐。因为,上官小姐不是、不是本王喜欢的类型。”康王说得也够绝。直接毫无余地拒绝,即使半死不活也不会喜欢上官落梅。
  
      上官甲长长舒了口气,这下女儿终于可以死心了!人家从来没有喜欢过你,范不着赶着让人羞辱不是?回吧!
  
      上官落梅哭得梨花带雨,骄傲的心被人贱踏入尘埃!这种绝望可想而知,整个人仿佛进入了寒冷的冬天,感觉不到一丝夏日的暖意!
  
      生活、生命,一下变得了无生机,那双蓄满泪水的眸子里如古井般沉静、幽冷。她十七年的美好心愿如风散去,剩下的,还有什么?
  
      上官甲即心喜又心痛。心喜的是康王这一番话终于绝了女儿的心思;心痛的是女儿受如此严重的情殇,不知她要怎样走出这阴影?理了理混乱的思绪,抱拳揖礼告退。
  
      “王爷,老臣这就带孽女告退。打扰之处,请王爷原谅。”说完扶着失魂落魄的上官落挴走了出去。
  
      老管家会意,忙上前引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