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 二百六十一章 但愿红尘安暖,与你相陪.

二百六十一章 但愿红尘安暖,与你相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饿,早膳用得多,此时才消化完呢!”阿扬对自己还是像客人一样有礼啊!她何时才会对自己袒露真性情?娇嗔撒泼都成啊!
  
      这时,小北匆匆来报,老远就揖礼道。
  
      “小姐,清风大师要见你。”
  
      凤飞杨一愣,猛地想起前几日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不知他找自己所谓何事呢?于是就对小北说道。
  
      “请大师去前厅,我随既就到。”说完冲端木静轩一笑,又对端木老庄拱了拱手。
  
      “飞扬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老庄主先探清风大师口风,我随后即道!”
  
      端木老庄主捋了捋胸前白胡须,满脸笑容慢条丝理道。
  
      “也好!老夫这就去见见大师,听听佛学惮语,也好淡泊心智,修身养性。”
  
      “如此,就拜托了!”凤飞扬笑得狡黠如狐,转身拉上端木静轩就往汀兰院跑,饿死了,弄东西吃去。
  
      端木静轩两眼登时发直,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抽紧了,心脏禁不住‘怦怦’直跳。有一种缱绻柔情在心尖荡漾开水,日夜思念,终成锦瑟年华!这是阿扬第一以牵自己的手,莫非……心弦突然颤动了起来。哎呀!幸福敲门太及时,自己快晕过去了!莫不是(锦绣坊)枕大掌柜给阿扬洗脑成功,她接受多夫啦!
  
      他多么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永远这样牵着这只魂牵梦萦的手走过春秋冬夏、走过奈何桥下忘川水……。
  
      雪落千年,轮回入痴!
  
      奔出一段,凤飞扬才发觉自己还拉着端木静轩的大手。忙不迭地松开,讪笑道。
  
      “不、不好意思哈!忽悠了你爷爷去接待清风大师。我凭生最怕晦涩难懂的佛语,所以……”凤飞扬双颊红霞飞,娇俏的粉面上露出一抹惊鸿,慌慌忙忙向端木静轩解释。
  
      望着凤飞扬惶恐不安的绝色娇面。端木静轩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幽深暗然,温润如玉的脸庞上泛出柔和的光晕。一袭天青色飘逸长袍,绣着暗青色的海水纹路,带有几分清逸出尘的味道。他一步步风姿儒雅的走向凤飞扬,低醇温润的嗓音缓缓响起。
  
      “静轩此生别无所求,但愿红尘安暖,与你相陪。”
  
      凤飞扬千言万语一起涌上心间,回想起端木几次舍身相救对自己一枉情深。没想到他今日竟然开口表白,这可如何是好?若不是与渊两情相悦,自己说不准真会爱上这个温文尔雅的俊逸男子。沉默半晌,才悠悠道。
  
      “飞扬此生,怕是辜负这段唯美流年了!我与渊……”心想自己不能做到之事,何必给人希望了呢?拒绝一段没有结果的情虽然残忍,但胜过给人希望又掐灭它更让人接受。端木是一个值得更好女孩去爱的儒雅男人,自己不能这样自私。
  
      端木静轩眸光灼灼,一抹清浅的微笑荡漾在丰润的唇畔,醉美了流年部华。
  
      “我知你与王爷之间的情感,可这并不妨碍我心悦于你。走吧!不走饿了么?”端木韵轩一把拉过凤飞扬的纤仟素手,迎着夕阳大踏步走向汀兰院。今日,终于把压在心头的话说出来了,幸亏大启有一女多夫的婚姻法啊!相信阿扬一定会接受自己这一腔柔情痴心一片的。
  
      凤飞扬满面娇羞粉面艳若桃花,她想甩开端木静轩的大手。自己怎能与除渊以外的男子如此亲近?虽然身为穿越人士,可自己并非多情之人。
  
      这一生,一人足矣!
  
      “别挣扎,就让我牵一小段,一小段就成。”端木静轩低低的呢喃声在凤飞扬头顶幽幽响起,低醇忧伤的嗓音让人听了不由心思千回百转、心中十里柔情已成殇!
  
      端木静轩眸底一片幽暗。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他此生所求不多,只求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岁月静好,不负芳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凤飞扬的心,从未有过的迷惘、惆怅!
  
      汀兰院中,凤飞扬炒了满满两碗杨州炒饭,一碗黄瓜鸡蛋汤。二人坐在填满粉色斜阳的八角亭中用完,相对无言,思绪纷扬!直到经年后,端木静轩对今日之事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他还清楚记得阿扬炒饭时的神态和每一个细小动作。
  
      今夜无风又无月,康王彻夜未归。凤飞扬和端木静忙活到子时,终于制定了一套治疗云族人的医疗方案。她把清风大师忘了!无奈的端木老庄主只带回了大师的口迅。
  
      “苍生有幸、苍生无辜,心中有情、天下有爱。”
  
      清晨的阳光橙红一片。或许是晴得过早的缘故,随即天色便暗淡下來,粉太阳躲进厚厚云层,天阴郁一片。
  
      炉香焦急地守在院中,为何小姐此时还未醒。太后娘娘跟前的大宫女已候多时,若是小姐耽搁太晚,怕会落下口实受人于柄。于是一咬牙伸手就敲响房门,轻言细语道。
  
      “小姐,太后娘娘请你进宫一叙。”
  
      “进来。”凤飞扬听见炉香的声音,忙把人叫进来。当爱成为一种习惯时,是多么的可怕!昨夜渊未归,她竟有些怀恋有他的日夜!
  
      那种娥眉轻扫、发簪轻挽的缱绻柔情!
  
      “小姐,奴婢来帮你挽发吧!”炉香见小姐坐在梳妆台前,望着发簪一筹莫展的样子,就想上前帮忙。
  
      唉!小姐哪哪都好,唯有挽发不堪入目。
  
      “可知太后寻我所谓何事?”凤飞扬边问边随手挽起头顶上前半部分,巧妙的绕了一个圈用发簪固定在脑后,后前部分如瀑布般披散在肩背上。简洁、飘逸,再配上这张青春无敌的美少女脸厐,嗯!养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