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 二百六十六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呀!

二百六十六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话间就见一老一少二人走进汀兰院,他们身后跟着几个抬大木盆和一个大铁桶的护卫。
  
      凤飞扬惊得目瞪口呆粉唇呈0型!只见康王和善鲁国摄政王二人、一脸笑意竟然在院中相互抚平对方衣袍上的褶皱?这是个神马情况?这两人关系咋就这么好了?
  
      他俩,不会是好基友吧!
  
      司空九醉颇有深意看了二人一眼,扭头笑眯眯看着一脸震惊的凤飞扬道。
  
      “丫头快点,为师还等着吃烤鸭呢!”说完一挥手把人带向厨房,让人把大铁皮桶放在一个角落里,又从厨房中搬来桌子工具。护卫们动作飞快,用木炭生火挂铁钩忙得不亦乐乎。
  
      凤飞扬虽然心里对这二人的形为是百思不得其解。还是一脸笑意地小跑上前,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地上下打量看百里泽和康王,一双盈盈妙目柔情似水的系绕在康王身上,一声清泉般的嗓音缓缓落下。
  
      “没想到渊和摄政王关系如此和睦!正好,今日试做烤鸭。若是火侯掌握得当,诸位就有口福了!”
  
      康王一张俊逸的脸庞露出一个璀璨笑容,得瑟的瞟了一眼百里泽。心想就你这衰样,还想抢本王的妻,下辈子吧!于是就上前帮凤飞扬理了理她颈部遮伤口的小丝巾,低醇温润的男音带着无尽怜惜,柔声道。
  
      “伤口还疼么?呆会儿你坐着指挥,为夫来动手。”说着拉上凤飞扬的手就走,连个眼神都不给百里泽留下。
  
      出于礼貌。凤飞扬扭头对百里泽歉意一笑,对从厨房中走出的小丫鬟小星道。
  
      “去泡壶好茶,请摄政王去亭中用茶。哦对了!再弄点坚果点心,还有千万别忘了弄小篮爆米花。”
  
      小星圆圆的小脸上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凤飞扬说一句她小鸡啄米似的点下头,一幅憨态可掬的小模样!
  
      凤飞扬实在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斜阳照在二人牵手的背影上一片温馨。男的高大健壮玉树临风;女的娇小可人倾国倾城。
  
      望着一双重叠远去的背影,百里泽的心一阵苦涩。在错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难道此生注定错过?
  
      天涯路远
  
      相思渺茫
  
      一壶相思    醉了谁?
  
      假若那只纤仟玉手牵的是自己的之双强有力的大手,不知会怎样?思之于此不觉心跳如擂,一种似乎很熟悉又很陌生的感情弥漫心间。似酸似甜,似喜似悲,全身的气力刹那间消失了,脚下飘飘荡荡的没有着力之处,仿佛下一刻便会坠入万丈深渊。他又是惊讶,又是害怕,微一侧脸避开钟离玉哪炽烈如火的眼神,落漠地低头走进八角亭。
  
      一袭浅紫广神翩跹的钟离玉望着斜阳中一脸忧伤的百里泽,无奈地长叹一声。
  
      同是天涯沦落人呀!
  
      百里译和钟离玉二坐在八角亭中是相对无言。此时的两人是心思起伏,默默相望。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萎;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
  
      斜阳中,八角亭四周的荷花美得如梦似幻仿佛仙境!两人天之骄子心思飘渺难掩酸楚。仙境再美,孑然一身又有何意?
  
      凤飞扬望着康王把一只只腌制好的鸭子挂在环形铁架上,一张未施脂粉、绝美稚嫩的稍面上露出一抹笑靥。那秀娴清雅的气质别有一种飘飘出尘的气度,让人生出别样的情愫。
  
      司空九醉笑得见牙不见眼,搬个小凳守在闷炉旁边,巴巴地望着诺大的铁皮桶道。
  
      “丫头,这挂两层鸭子能烤熟么?是否会一面生一面焦糊呀?”
  
      凤飞扬帮康王的广袖用两个小夹子夹住,笑道。
  
      “师傅安心,烤不焦。这挂鸭子的小铁钩能自动旋转,在烤制过程中鸭子也就随之转动,所以烤不焦。到是这木炭火,师傅可从透明小窗中观看,若是小了得立刻换上旺火。”
  
      “放心放心,为师盯着这火。你不是说吃烤鸭还须薄面饼么,快去准备吧!”
  
      凤飞扬望了满脸窘态的康王一眼。拉着康王的手就走,扭头对司空九醉笑道。
  
      “那就有劳师傅了!我去弄去甜葱和面饼。”说完二人就消失在后院中。
  
      康王心里委屈极了!低头抿着丰润的菱形唇角不说话,一幅心情忧伤的颓废样。但他的大手却反握看凤飞扬,小声嘀咕道。
  
      “师傅是越来越偏心眼。凤儿一出状况就把责任赖在为夫头上,为夫这心里呀!委屈。”说完像小孩一样垂头丧气一脸伤心。
  
      凤飞扬‘噗嗤’一声乐了!掂着脚尖在他俊面的侧颜上吻了一下,转身飞掠过月亮门跑向菜园。身后,留下一串银铃般的清脆娇笑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